Jiang share foun

其实 我不是人 我是NPC

也许,每一个宿舍都有那么一个默默无闻的NPC。    Ta必定是个标准的宅男/女,除了买饭上课,几乎就不再出门。    Ta或许是个魔兽铁杆玩家,每天刷本刷到天昏地暗惊世骇俗;或许是个电视剧/电影迷,每天韩剧日剧美剧国产剧爱情片恐怖片喜剧片档期排满不亦乐乎;甚至,可能是个睡神睡霸,睡到惊天地泣鬼神……    当然,Ta必定是单身的自由的,...

少年玄奘的奇异漂流

“那么,是一只猴子、一只猪、一个苦行僧、一匹龙马,保护你去西天,取回真经?”“是的。”玄奘轻声说。李卫公往椅背上一靠,嘴角露出一丝讥诮:“你觉得这样的报告,皇上会相信吗?”“阿弥陀佛,”玄奘轻颂一声佛号,“佛法无常,色不异空。”李卫公盯着玄奘的眼睛。玄奘平静地垂下眼帘。他虽然已经年过四十,经历西域天竺的千辛万苦,却仍然面如冠玉、肤若凝脂,目光清澈,雍容大度,脸上没有一丝皱纹,仿佛还是十六年前从长安...

simplehome

我妹的男友结婚了!新娘不是她

我妹妹前段时间谈了个英国男友 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我那次代表我妹 去和男方谈结婚的事情我问他婚后住哪里 他说和奶奶 爸爸 后妈一起住哦 我的天哪 我问他 你没有独立的婚房吗他说 他们家一直这样 还说他们家房子很大的给我看照片我粉特了,上个世纪造的房子一刚 那我问他 可以把我妹妹名字加到房产证上吗?他问我 房产证是什么?哦 我想 噶老哦房子 连房产证也没有 估计随时会被强拆的大家说这样有安全感吗然后...

兵马俑的沉默

“木乃伊已觉醒,走上街头,振臂呐喊。兵马俑仍沉默,站在坑底,俯首听命。”我是一尊伫立了千年的兵俑,死寂而孤独。始皇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让无数的儒生下放到边缘的山村,好多护卫队都在追杀着识字的人,这一杀就杀了十年。更为可气的是,当儒生群起反抗的时候,二世运用了巨型推车,一排排的推车从儒生身上碾过,推车后面还跟着洗地的马夫。那个夜晚京都好像并没有半点不同,只是太阳升起时的光芒将护城河染的血红。那时我还没...

当我不抒情的时候,我在做什么

在若干年前,我渴望像所有文艺青年那年背着包迎着阳光行走,我觉得把背影留给这个世界是对自己最大的安慰。在若干年后,没有了往日对情绪渲染出来的文字的向往,但我仍然转身让这个清冷的世界面对我的背影。在若干年前,我喜欢用层层叠叠地词语去装饰,我喜欢用扑朔迷离的情绪去描写,我喜欢写绝美的修辞去涂抹。在若干年后,我直接了当,把简单还给简单,把质朴还给我自己。那当我不抒情的时候,我在做什么?答案如此之简单,我在...

废话了一堆,反正没人看

我想表达的观点其实很简单,人民跟政府是天敌,而公民的首项技术就是学会跟政府争夺权益。但我那浅薄的知识却让我对论述这个观点无能为力,我不知道要从哪个角度去叙述这个观点,就好像我第一次不知道该用姿势插入。我们可以把政府理解为当人们还不够强大于是相互联合产生的一种组织,而这种组织需要财产的供养,但组织不能自己产生财产,于是又需要人们牺牲了小部分财产供养这个组织。(供养政府所需的财产要远低于无政府状态下因...

英雄?懦夫?但这是天朝!

我生命中出现过的英雄有很多种,第一种便是暴力式的英雄。受武侠影视的影响,大部分的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侠客梦,一把剑行走天下,去强扶弱,快意恩仇。现在回想过来,我遇到的暴力式英雄绝对不在少数,不过他们现在有另一个名字叫: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境外敌对势力培养的以扰乱社会治安掠夺广大人民生命财产妄图达到推倒共产主义的不法分子。第二种英雄是我的学习过程中接触到的,他们也有个别称叫:成功人士。之所以把他们视为英...

当诗词遇上神翻译,笑cry!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Hey,how do you do。云中谁寄锦书来?super high ,suck guy!人生得意须尽欢,be a man,use your hand身无彩凤双飞翼,Get away from me!天生我材必有用,I can play football..春城无处不飞花,let's go to the cinema问君能有几多愁,as a boy without a...

simplehome

30分钟学会使用grunt打包前端代码

以现在前端js激增的态势,一个项目下来几十个js文件轻轻松松对于复杂一点的单页应用来说,文件上百简直是家常便饭,那么这个时候我们的js文件应该怎么处理呢?另外,对于css文件,又该如何处理呢??这些都是我们实际工作中要遇到的问题,比如我们现在框架使用zepto、backbone、underscore我们要如何将他们合成一个libs文件,这都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但是grunt的出现却让这些事情变得优雅起...

不懂技术的人不要对懂技术的人说这很容易实现

“这个网站相当简单,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完成X,Y,Z。你看起来应该是技术很好,所以,我相信,你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就能把它搭建起来。”我时不时的就会收到这样的Email。写这些邮件的人几乎都是跟技术不沾边的人,或正在研究他们的第一个产品。起初,当听到人们这样的话,我总是十分的恼怒。他们在跟谁辩论软件开发所需要的时间?但后来我意识到,即使我自己对自己的项目预测要花去多少开发时间,我也是一筹莫展。如果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