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仅次于狼. 忘情书(三)

        定时炸弹,迟早会爆炸。说不定会被炸得血肉模糊,体无完肤。心神俱裂。        所以,当身边那些同学手牵手从我身边走过,我昂着头冷笑。棒棒说这是酸葡萄效应,但我以为,未到采摘的时候,葡萄肯定是酸的,即使明早熟的甜葡萄,也是...

仅次于狼. 忘情书(二)

        这个网名始于哪天我忘了,只记得那是一个冬日的下午,我在一个遥远的北方城市漫无目的地四处走。耳边吹着凛冽的寒风,风刮过我的皮肤,有种被割伤的刺痛感。我忽然感觉脆弱,所以裹紧身上的冬衣,心想,我要好好待自己。        那时...

仅次于狼. 忘情书(一)

        回忆中的天都很蓝,大块的云朵棉花般漂浮在寂静的天空。我似乎一直是个拒绝长大的孩子,阳光照射我的眼睛,我的肩头承担一些班驳的树影,灰暗中透出青翠,蔷薇花开在墙边。那些花儿,多年来,不败。        想起婧。我过去的,永不能...

这是一首小情歌

        之所以沉迷村上春树,是因为总在他的小说中看到你的影子。还有我自己。你就象挪威的森林中那个死去的男孩,少言,寡笑。你往往一句话刺穿我。你知道这个人群中谈笑风生,夜晚蜷缩在茧内的小小女子内心是如何荒凉。你也象海边的卡夫卡中的男孩甲村,二十岁就没有意义地死掉。我失去你,一生找不着寄托,和佐伯一样活在曾经的时光...

几年前十几年前及十几年后几十年后,老成妖精依然在这里

久不见,韩老大在学校里呆久了,越发斯文,茶铺老板拉来椅子的时候,他很悠然滴一屁股坐下,老婆站在身后如小蜜般一脸媚笑,要是手中拿把扇子活脱脱就是他一丫头。马脑壳一如既往,一到夏天就成了花衬衣的代言人。黄公仆眼带霸气,比那个有名的社会上的朋友还象社会青年,唯转头看年轻貌美滴公仆夫人的时候,瞬间变身灰太狼,眼间温柔满溢。呃,那个与会的有名社会青年,低眉顺眼的坐在那,假装态度谦卑,始终语无伦次神情抓狂。这...

梦见

梦见去乘电梯。在空旷的大堂里,时而有很多人蜂拥,一晃又不见。手里拿着许多东西,多到拿不下。有试卷,有公司资料,有合同,都是纸质的,零零种种,乱七八糟,都很重要。要去八楼。好像是去阿姨家吃饭。叔叔和x在前面带路,他们转眼就上去了。我晚了。按下向上的按钮。一会电梯好像来了,可是又变成了向下。反复几次,低头或是转身一秒钟,就错过上行的电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乘电梯。终于累了,坐在沙发上。很厚实的沙发。...

拿什么来YY你,亲爱的老师

清晨七点,我在楼下发电机发电的声音中醒来,那样的声音很有节奏感,仿佛一阵阵震颤,我想象中那些死刑犯受电刑时脑袋里所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声音。昨天晚上我二点睡的,确切说应该是早上两点睡,七点起来足以证明我的懒惰。幸好我的运气很好,这么大一个小区,几十栋房子,发电机在我的楼下。其它住户们缺少我这般听到美妙声响的机会。但是他们也没有白搬来住,虽然听不到发电机的声音,但是发电机不总是这样优待我,因为并不24小...

有好长一段时间,十年或是二十年,喜欢读言辞犀利的文章,越毒越好,不毒不足以解乏寄情。于是自己也渐渐成为带毒之人,说话并非不经大脑,往往是因为知道什么话语能刺激别人,秒杀别人的喜悦,脱口而出。即便对面是喜欢的人也是如此,虽不沾恶语,但常常让人面色灰白,眼神尴尬。最近喜欢上温婉的文章,一字一句娓娓道来,读时眉眼含笑,内心柔和。相识之处默契一笑,不明之处细想感悟。许是人渐渐过了盛开的时光,终于在学习圆润...

simplehome

如此安静,当浮一大白

显然是凉爽了夏天终于背过身去凉风习习蝉声寂寂树叶招摇阳台对面的窗户都打开了日子一下就变得潺潺的        流动并清亮当然灸热过去寒冬会出现或者我们奔跑到它铁面无私的城堡他们彼此有序一年一年运作得很好不过我是时光的怀疑者死于爱与不爱只栩栩如生的老去      ...

simplehome

像这样遗忘

像这样狠狠地哭,如轮胎滚动在水泥地上。像这样深深的抽搐,眼泪吸入鼻腔,直到满嘴咸味。像这样,在深夜的寂静里剥开灵魂的陆离。像这样,荒废的欲望里快感冷漠而混账。像这样,遗忘嘹亮的歌声曾激起满天星光。......就像这样,静默告别,就像这样,腐化死去。-------------------其安。燃烧一整夜。神经质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