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日有所思

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我最大的梦想是……做一个梦。

活了十七年,从来没有做过一个梦。

每次听到别人讲自己做的梦,我都非常羡慕。

上帝啊,让我做一个梦吧,哪怕是个噩梦呢。

我时常这样祈祷。

一个晚上,我的母亲问我,今天怎么不开心?

我说在我的想象中……呸!

我说我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做一个梦。

母亲说世事无常,早点睡觉。

挂了电话,我躺在宿舍,翻来覆去,终于睡着。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子漂浮在空中,活动了一下手脚,心里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不是在做梦吧?用力掐了掐手臂,不疼!一点都不疼!真是做梦!我兴奋得不能自已,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五分钟后,我消停了。

因为这个梦实在是太简陋了,什么情节都没有,就是在空中飘着。

真是个无聊的梦。

我心想。

要做到什么时候,不会到天亮吧。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出现一扇门。

不会游泳的我,费力飘到门前,是教室。

里面围了一圈人,一片嘈杂。

我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凭身形可以判断出,都是我们班的。

扒开人群一看,这不是我舍友D么,怎么会梦到这家伙,真晦气。

只见D正揪着英语老师的领子在揍他,嘴里还念念有词:“你平时不挺牛逼么?嗯?骂老子啊,再骂啊,嗯?会几句鸟语了不起?嗯?”

第二天一大早D就开始到处嚷嚷。“昨晚做那个梦,真他娘爽!英语老师那老小子,被我一顿好揍。

W我跟你说,D抓着我的胳膊。

“那逼正在上面讲课,我一把把他扯下来……”

D的描述,和我前一天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原来那不是我的梦,我只是进了D的梦境。

虽然不会做梦,但是我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这个发现让我莫名有些兴奋。

此后的日子,我的夜晚变得丰富起来,每当夜幕降临,我就悄悄穿梭在各种各样的梦里。

这些梦或张狂,或凄凉,或荒诞,或惊悚,或唯美,或污秽。

我变成了一个偷窥狂。

有的时候,隐约觉得这样有些不道德,但是我实在战胜不了自己的好奇心。

如果换成是你,拥有这样的能力,你能忍住不用吗?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凭借这个能力,熟知了学校里的各种八卦。

哪个男生喜欢哪个女生,女生谁讨厌谁,谁和谁是真闺蜜,哪个老师是伪君子,哪个老师有婚外情,全都了如指掌。

没事的时候,我就给身边的同学讲八卦,听的他们一愣一愣的,被问到消息来源时,我总是露出神秘的微笑:“秘密。”

当然我只讲那些不认识的人的八卦。

有时他们让我讲讲班里的情况,我从来不会松口,只有一句话:“无可奉告。”

这时就会有一声“切~”而我的内心是:“你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事,讲出来你能脸上能挂得住?”

班里有个女生J,长得不算漂亮,但是学习很好,平时不爱说话,总是一副很高冷的样子。放在平时,我对这样的人,是没有半点兴趣的。但是不巧那天晚上周围竟没有一个人做梦,百无聊赖,我就游进了J的梦里。

梦里是一个柔和的傍晚,天边飘着火烧云,小河,草地,野花。河边是J和一个男生,男生手里捧着一束花,正在说些什么,J低着头。

仔细一看,男生原来是M,M是校篮球队主力,又高又帅,女朋友有一打。

平时那么高冷,看来也不能免俗啊,我心想。

M说了一会儿,越走越近,接着就是拥抱,接吻。

俗套的剧情,看得我都想睡,不对,想醒了。

正要要转身离开时,只听一声惊呼。J的腹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她抬手就给了M一个巴掌,一脚把他踹进了河里。慌张地向我这边跑了过来,我赶紧把自己藏好。她跑了一会儿,四下望了望,盘腿坐了下来,开始运气!

运了几次之后,身上开始冒白气,不一会儿,肚子竟瘪了下去。此时藏在树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卧槽:“什么鬼?生理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那晚以后,我有事没事就去J的梦里溜达,她总是会做一些很逗逼的梦。

比如长出白胡子,戴着斗笠,坐在海边垂钓,钓上来一只螃蟹以后用力扔回海里,然后大喊:“去吧姬发,找到one piece,回来建周!”像虫子一样,在地上蠕动着爬,咚的一声撞到墙壁以后,哎呀一声,停五秒,然后再反方向爬……一群男明星向他求婚,然后她说:“金坷垃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我就嫁给他。”

总之千奇百怪。

每次看到J白天高冷的样子,我都忍不住笑。

有几次被她发现,过来质问我为什么笑。

我只好搪塞说心情好。

然后她就会白我一眼,说一句,傻逼~我心想还不知道谁是傻逼,哈哈。

J的梦实在太过精彩,我像追剧一样不想错过任何一集。

因此我很少再去别人的梦里,每天晚上守在J梦出现的地方。

有的时候她整晚不做梦,我就守在那里静静听她均匀的呼吸声,有时会伴有细微的呼噜声。

一旦她开始做梦,那个地方就会升起一个气泡状的梦境,这时我就会悄悄进去,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看她梦些什么。

再后来,J梦境的画风突然越来越美,美的让我忘记了她是一个逗逼,吸引我的不再是剧情,而是那些惊艳的背景。

亚马逊雨林、撒哈拉大沙漠、桂林山水、乞力马扎罗山、尼加拉瓜大瀑布。

每个地方,我知道是在哪,但没想到那个地方可以那样美,角度,光线,色彩,构图都刚刚好,我心里又一次充满了卧槽:这货的地理难道是美术老师教的?随着J的梦境越来越精致,我要隐蔽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有时要把自己埋进雪里,有时要潜在水中,有时要吊在悬崖上。

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锻炼成了一个隐蔽大师。

不管什么样的环境,我都能找到藏身之处,没人能找得出我。

在现实中,J骂了我几次傻逼之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后来竟然慢慢变熟。

我常常看着她笑,她有时也会对我笑,她笑起来比我好看。

我发现J既不像看上去那么高冷,也不像梦里那么逗逼,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J说她最喜欢摄影,但是家里希望她学金融。

我说你会成为一个很棒的摄影师。她说你怎么知道,我咽了下口水说,猜的。

J问我有什么梦想,我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梦,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实现。

J说我神经病。我是神经病,我喜欢上J了。

但是我没有勇气表白,其实我骨子里是个自卑的人。

J的家境殷实,我出身普通。J的成绩好,我成绩一般。

J具有摄影方面的天赋,而我没什么特长,连梦都不会做。

最重要的是,J对我没感觉。因为她这三年的梦里,没有一次梦到过我。

以我多年偷窥别人梦的经验,这样的情况,如果我去表白,成功率为零,会死的很惨。

就做朋友吧,也挺好,我苦笑。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高考完之后,我去学校填报志愿,出来的路上碰到了J。

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些。

点头,微笑,擦肩而过。

“喂。”

我停住脚步。

“你报了哪里?”

我的心突突地跳,但是强作镇定。

转过身。“X大,怎么?”

J将头偏到一边,下巴微微仰起。“

我这几年不知道抽什么风,晚上老是梦到你个傻逼鬼鬼祟祟地跟着我,我怕以后看不到你会不习惯。”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日有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