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有好长一段时间,十年或是二十年,喜欢读言辞犀利的文章,越毒越好,不毒不足以解乏寄情。
于是自己也渐渐成为带毒之人,说话并非不经大脑,往往是因为知道什么话语能刺激别人,秒杀别人的喜悦,脱口而出。即便对面是喜欢的人也是如此,虽不沾恶语,但常常让人面色灰白,眼神尴尬。

最近喜欢上温婉的文章,一字一句娓娓道来,读时眉眼含笑,内心柔和。相识之处默契一笑,不明之处细想感悟。
许是人渐渐过了盛开的时光,终于在学习圆润舒缓之美。
并非犀利尖锐不好,只是流水之舟,轻重缓急,各有各的时期。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