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拿什么来YY你,亲爱的老师

清晨七点,我在楼下发电机发电的声音中醒来,那样的声音很有节奏感,仿佛一阵阵震颤,我想象中那些死刑犯受电刑时脑袋里所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声音。昨天晚上 我二点睡的,确切说应该是早上两点睡,七点起来足以证明我的懒惰。幸好我的运气很好,这么大一个小区,几十栋房子,发电机在我的楼下。其它住户们缺少我这 般听到美妙声响的机会。但是他们也没有白搬来住,虽然听不到发电机的声音,但是发电机不总是这样优待我,因为并不24小时发电,还有一些时候完全没有电。 对此我的意见很大,为什么不全天让我听到这美妙的声响呢?我有意见但是我不敢说,因为已经够好了,据我所知,市区的许多小区不能够给住户们提供停电来电来 电停电的上上下下的快乐,他们很没有意思地全天来电。我不能太不知足了。



        于是我就很愉快地在颤栗的动 静里醒来,开始我一天的生活。我的生活并不复杂,完全已经简约为意淫和呼吸两部分。醒来的时候我想,我今天怎样开始我的意淫呢?我**裸地跳起来,决定先 洗个澡。于是姿态优美地到阳台上去将热水器的插头插上。这期间因为担心一大早就裸体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太吓人了,不是有句话说,长得丑没有关系但是跑出来吓 人就是你的错,于是我在下床的时候顺手拉了睡衣来披上。从床到阳台,我要走上二十步,路上又因为开电脑放CD拿牛奶等等事情耽误了一会,我一共走了五十 步。幸好我的房子小,那些住大房子的没准要走上一百步才行。我一边做这些事一边以我的五十步笑他们的一百步。住大房子的人真蠢。



        洗 澡的时候水很小半天不热,现在设计的房子都很人性化,把卫生间设计得离厨房很远,开了水到水热的时间刚好够喝牛奶和找衣服甚至还可以听一会音乐,他们完全 考虑了现代人的生活次序,为我们留出了充分时间来做别的事,不会被烫着或是凉着。今天水特别小估计是因为楼上的仙人们又在玩水漫金山的游戏。我楼上住着一 对夫妻,男的三十四五,女的三十一二,他们没有孩子——这年头这个年龄没有孩子人们都觉得是仙人。那个男的很爱他老婆,两人常常在黄昏时穿着睡衣手牵手在 小区里散步,小区里的人他们都认识。我和那男的挺熟,有段时间我们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我们同在小区的业主群。有一次小区搞活动我跑去参加,我是一个人去 的,去得很晚,天色很黑,他看到我很是兴奋,说,走,我带你认识一下大家,顺势在黑暗中拉了我的手还紧紧握了握。当时他老婆不在。我那天忘了擦护手霜手很 粗糙,赶忙掩饰地挣开,说,我不想认识太多人。从此我再不参加活动了。我不想他误以为我是个寂寞的女人,更不想成为别人夫妻生活的润滑剂。最重要的是,我 不想要他成为我的老师了,本来我是想让他成为我的老师的,因为他是个电器工程师,假如他成为了我的老师,那么家里面的电器坏了,我就可以学着修,实在修不 了还可以找老师请教,而不用打厂家的电话,那些厂家的维修工人实在是太忙了,他们平均一个小时会接到一百个维修的任务。我不好意思耽误别人的工作,自己找 个老师学就能防患于未然。但是他太爱他的老婆了,一会没有看到她,一不小心就把我当成了她,这么爱老婆的人,我怎么好去耽误别人的时间和,精力。



        楼 上的仙人们玩着水漫金山,他们说话做事声音很大,半夜里有时能听见奇怪的声响,仿佛白蛇和许仙,估计他们和我一样不爱关窗,这样可以随时现原形飞走。有时 没有气,我估计他们在玩一些别的游戏,比如排练用气而不是用木头来烧死圣女贞德那一场,他们把小区所有的气都用来玩了,所以我没有办法热牛奶喝。他们这样 会玩,而我什么也不会,唯一的娱乐就是意淫我的老师,这让我觉得很没有面子。



        我一共有两个老师。我说 的老师是我意淫中的老师,不包括念书时的老师。其中一个喜欢装忙也喜欢装酷,我尊称他冷老师,他是一个外星球的翻译,工作内容是把我们说的鸟语翻译成外星 球语言,每天半夜上线,因为外星球和我们有着星球时差。另一个无所事事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就知道收漂亮的女学生来意淫,他是个广告人,姓来自称为嫖客。如 果总是把老师想象成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动不动就用萝卜似的手指头指着你说:都!去罚站!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对学生都很好,恨不得将你抱在怀里摩挲你的 脸蛋,还把你的腿夹在他们的腿中间,上课的时候就在你耳边悄悄话般讲课,把课桌很人性地换成床。作为老师,他们当然是想要庄重的,但是庄重久了,难免太 累。



        这让我想起小学时的音乐老师,姓曾,他就做得很好。每天下课时间,他就会把班上唱歌难听但是漂亮 的女孩子叫到他面前,笑咪咪地单独授课。如果唱得好有进步,他就更加笑咪咪地用手拍你的脸或是屁股,并且这一拍就持续很久,很长时间都不把手放下来,成为 了鼓励的抚摸。直至上课铃响。然后他会很庄重地叫她们回到座位上,开始新课,他总教新课,以便下课了又可以单独授课,也可以摸她们的屁股以资鼓励。那时我 很想争取上去被他摸屁股,因为我很热爱音乐喜欢唱歌,很希望这样的嘉奖落到我头上。于是很认真地学大声地唱,恨不得把所有声音都压下去,但是他始终看也不 看我一眼。因为我又黑又肥,小眼睛大鼻子,胸也还没有开始发育。漂亮女孩才有资格唱歌,我长大以后才明白。老师都是为学生好,毫无私心,他们真伟大。



        言 归正传。话说前几天帮冷老师写情书的事被来老师知道了。他象曾老师一般笑咪咪地批评了我,并且在我博客上打了个红色的叉叉。我在一秒钟之内就觉得自己大错 特错。想要找个机会弥补我给他造成的巨大伤害。机会来了。他说他老婆禁了他的房事,因为他故意没有给她买新衣服。仿佛他不给她买衣服的罪过在我,因为他只 有这样故意地惹她不开心,他才能如愿地被禁了房事,而被禁房事的受益人将是我。他严肃地说,罚你写篇情书交给我,我要给她个下马威,收拾丫的。我象被他亲 切地摸了屁股般受到了鼓励。但是这让我有些为难。因为设想一下,假如我给来老师写了情书,过几天冷老师看到了受了刺激,以要求我给他写一篇,然后又被来老 师看见……这样下去,将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虽然我的生活也就是呼吸和意淫而已,但是这样下去,我的意淫对象除了他们,就不能再有别的人了?牢骚虽然有,情 书却不能不写,这就是意淫者的悲哀。



        这个世间意淫者众多。所谓意淫,从前照我狭隘的理解,就是超意识 地意会与性有关的男女之事。这个词好象出自红楼梦。但是词是出自那时,这种行为却自有生命始就开始了。谁也不能控制自己脑中所想所思。曹老师是个伟大的 人。人们意淫了几千年没有找到个词来形容,却被他一抓一个准。但是到了现在,好象意淫又不止于男女之事了。希特勒老师想要掌控全世界是意淫,牛顿老师在证 明万有引力之前是意淫,毛老师说革命尚未成功,其实也就是叫我们跟随他老人家的脚步,化理想为意淫,若实现了回眸一笑了之,若未实现便意淫至死。说实话将 这个词放得这么大实在不是我愿意的,我宁可它就指的是男女之事,再大的事也耽误不了这事啊,越是贫穷越是落后人们越是不忘了抓男女之事,但是我觉得我这样 大张旗鼓地念叨男女之事不太合中国五千年的道德准则,虽然我把那些准则都不放在眼里,但我偶尔也脸皮薄一下。所以索性将这个词的理解放到无限大,若有人敢 站出来说,呸,你这女子好不要脸!我就可以把那些做大事的人一个个放了出来一条条分析让他不再当面说我的坏话。至于背后说不说我的坏话那是他的事了。稍有 经验的人一看我这段话,就知道我铁定想当王二了。隔壁王二不曾偷,爱咋咋滴!作为女人,作为一个风骚的女人,作为一个故作孤独状的风骚女人,意淫大于一 切,这就是事实。



        我现在相信,假装风骚的女人和假装忙碌的男人一样无趣。除了意淫,他们别无出路。上 午我很无趣地想起今天要上班,因为有一些小事情要做,于是下楼。我在楼下碰上了做小区卫生的大姨妈,叫她大姨妈是因为她和我的大姨妈年龄相仿而且长得很 象。大姨妈一直盯着我看,昨天也是如此。我昨天穿的是灰色牛仔裤,蓝色T恤,今天穿的是蓝色牛仔裤,粉色衬衣。大概别的人从不这样穿,所以她感觉我很怪 异。我对她笑了笑,她低头继续扫地,我如释重负。我很怕她挥起扫把来打我,我是个怪物,竟敢在大白天出来吓人。出小区大门的时候遇上了楼上的仙人男猪脚, 他开一辆白色的车,穿白色的衬衣,他在车里对我挥挥手,我赶紧对他点点头,害羞地笑。他见我害羞,也害羞地加速远去。昨天和冷老师聊天时我说起我的一些小 情绪,他说你不是全世界。我固执地坚持,对于别人来说我不是全世界,可是对我自己来说我就是全世界。他叹口气说,我说不过你,不过你总是自以为是并且对很 多事不以为耻。我当时不同意他的说法。可是我现在同意了。照理说楼上的男人那次牵我手的时候,我应该为了伟大的友谊立即就把自己当作她的老婆,靠在他的胸 膛上和他亲热一番。而我却害羞了,这完全不符合意淫规则第二百三十七条,应该以浸猪笼来惩罚我。过了这么久看到他我仍会害羞这是多么丢脸的事情,而因为我 的害羞惹得他也害羞了,仅是牵了牵手弄得象偷了情一样,我的自以为是真是无可挽救。



        从华阳到我上班的 地方需要开二十分钟的车,共计十四公里。这一路上我常常撞死人,今天有没有撞死我记不清了,撞死了几个我也不记得了。反正路上常有交警在执勤,他们看到开 得慢的就会招手叫停下,问,今天有没有撞死人?如果没有撞死,他们就马上面色阴沉地开一张罚单,叫下次一定要注意,在这么好的路上开法拉利不撞死人,是违 法而且丢脸的事情。我常被叫到一边,那个交警都快要认识我了,我成了他们那的常客。可是因为我总是态度极好,他们不太为难我,只要我肯在规定时间内老老实 实把罚款交了,他们不会多说话。教育不是目的,罚款才是目的。因为我习惯了罚款而不是教育,所以我还是常常忘了要撞人。其实若他们哪次把我关在某处用两天 时间好好给我上一课,教育说明加恐吓,我一定会记住。因为第一我最怕被关起来失去自由,第二我也怕老师上课,我怕我的努力不能够争取到老师鼓励性的抚摸, 这会让我沮丧很久。但是他们偏偏宁可罚款,当然我也宁可选择罚款,因为除了被罚款之外我也别无选择。



        听 说冷老师学驾驶很久了但没有拿到驾照,我想这是好事情,想劝他来着,但是想到人家也是想要多一条意淫的出路也想成为一个常撞死人的好公民,与是就不劝了。 不知道来老师会不会开车。我总是会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作比较。冷老师要高些,来老师要胖些,冷老师的声音好听,来老师的文字很过瘾。但是我更偏爱冷老师, 因为白天我想做个坏人,晚上才开始意淫,而来老师白天上线,冷老师晚上才有空聊天。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最最重要的是冷老师的老婆明显比来老师的漂亮。有一 天我跟老师说,完了,我不能ML了。老师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我的眼睛痛。我们总给自已找一些奇怪的理由。我反复跟冷老师说,出来吧,给你自由,让我们亲切 接吻并且约会。他会拒绝。这让我很开心,于是反复要求。而来老师说,出来吧,我们吃饭或者去游乐园,坐过山车吃棉棉糖。我会拒绝。这也让我很开心。我们在 意淫中往往会扮演不同的角色,但是对对手的选择很重要。假如说遇上的对手是这样,你叫他出来,他出来了,你叫他脱掉他脱了,你叫他ML他便ML了,你跟他 说话,今天天气真好啊,你说你最近好不好,他不吭一声地憋住气死命地做。这是多么乏味的事情。那时想中断却不太道义,你只有忍耐地沉默三分钟,在他迅速疲 软之后说,好了吗你快让开,我太累了。这时他说,你怎么会累,明明是我在累。与此同时,你会感觉心底一阵刺痛,仿佛自己是个**。



        我 说话东拉西扯没有方向,情绪就象个小娃娃,说变就变,怎么也淡定不下来。我也不想淡定。习惯了接受别人的批评,比如因为工作太积极而被开除,比如因为太风 骚而被抛弃,比如因为被抛弃后故作开心状而被冠以无情的美名。我想去爱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当我出门工作的时候他就在家梳洗打扮,做美容减肥,当我工作完 了回家就礼貌地请他作一场爱,假如他没有兴趣就算了。然后请他离开,我要一个人睡,但是离开之前他要好好抱抱我,耐心认真地抱抱我,抱我的时候我想要闭上 眼睛伏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我要感觉我和他的血管对接在一起,血液融合流动,心心相映。对此如果他没有兴趣,我也就将没有兴趣继续爱他。那么,我连五十岁 的老男人也不要了,索性一个人好好过,大不了偶尔DIY一场来自已安慰自己。



        欲望在黑夜里如同被开水 烫过的生蕃茄,皮被剥下以后鲜红刺眼。我无比怀念我没有气质的时期。跟老师说我们都是有气质的人,但是在ML的时候,再有气质的人也变得没有气质。他说, 我们什么时候一起没有气质一盘?我大吃一惊,他怎么可以说这种话,这本该是我扮演的角色,怎么突然搞反了。他说我不喜欢我扮的角色了,可不可以互换一下。 我说不行,导演说不行就不行,如果你不高兴你就去扮演路人甲。导演安排的是我要摆出意淫和思念的怨妇姿态,而你只需要摆出被意淫和被思念的造型就可以了。 他沉默了,显然很为难地左右思量,后来还是决定继续当男猪脚,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错过了未免可惜。我觉得这样很好,然后我很想脱下衣服看我的**有没有鼓 起来,据说女人动了情**就会变硬,我一直想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每次都顾不上看。但是我觉得我的房间隐蔽性不大好,于是想想还是算了。



        对 于眼前这个喧嚣的城市,我的意见是,猪就应该生活在猪圈里。于是我必须离开。我跟狼和小丽说我搬到华阳去住,他们问为什么,我说城里太吵了。小丽说,啊, 我们住的地方还好,听不到汽车声音。多年不见的朋友晚上上线说你在做什么,我说我在练字,他说你的字已经写得很好了,不过再练练也好。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 力来告诉他们我在想什么,这实在是很让人苦恼。而我也常常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目的和过程往往被颠倒,从前理解的一切往往变得不同,生命成为过程,呼吸和意 淫不过是手段,工作学习类的零零种种是小小插曲,我们的目的仅仅只是……没有猪牙齿。我在封闭的自我世界里面对老师画地为牢,觉得意淫的世界十分神秘,几 乎想要对其顶礼膜拜。总有一天我会弄明白,我们来自于何处,又要去向何处,没准命里注定我将死于抑郁,但是我还是想弄明白,只有弄明白了,我才能够化意淫 为力量,继续将这生命的过程撑下去。否则我就不得不象绝大多数人一样去寻找一种信仰,比如某个宗教,那样我就将自甘堕落地沦为某种理论的奴隶,也就是一只 平凡的母猪了。

 

                                                                                       ----------------其安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拿什么来YY你,亲爱的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