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这是一首小情歌


        之 所以沉迷村上春树,是因为总在他的小说中看到你的影子。还有我自己。你就象挪威的森林中那个死去的男孩,少言,寡笑。你往往一句话刺穿我。你知道这个人群 中谈笑风生,夜晚蜷缩在茧内的小小女子内心是如何荒凉。你也象海边的卡夫卡中的男孩甲村,二十岁就没有意义地死掉。我失去你,一生找不着寄托,和佐伯一样 活在曾经的时光,越来越因敏感而纤细,将灵魂禁锢于入口石中。我总想象你已经死去。我尝试过自我毁灭,让你一生怀念。但是没有成功。你知道的。现在已经没 有机会,我已经过了做蠢事的年纪。我始终沉迷于十六岁的夏天。行人匆忙而过,而我和你缓缓走在满是阳光的路上。暖暖的空气在今天看来仿佛不吉祥的逆光。你 永远留在我望尘莫及的远方,再也近不得。



        

        —— 记忆中曾和你手手相叩。恨不能让车在满是急弯的山上坠毁,我满足地笑。那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永远停留。现在想来多么傻瓜。我记忆中的快乐爱恋已经下沉。 你从外地带给我的啡色的项链,我把它封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还有那些信,去年爸爸搬家的时候问我,放在家里的以前的信还要不要,我说一定要帮我收好。一 两百封。你的字真丑。笑。我那么自卑,那时。你身边围满漂亮精致的姑娘,而我住在黑糊糊的没有卫生间的一下雨就漏的瓦房里,风一吹,房顶就会簌簌掉下灰 来,每当下雨,必须在家里放满盆子接漏下来的脏水。但你的目光一直穿越那些人和事,围拢我,对我微笑。我笨拙地,羞怯地,迷离地爱你。你成了我感情中别人 永远难以超越的临界点。





        我 没有学乖。去年我对某个人说,我爱你。他仿佛一小片日光。那种在阴暗角落很难得射入的奇特形状的小片日光。又仿佛渡河时远处飘来的的隐约歌声,让我瞠目结 舌。一片混乱。脑袋里的火柴轰地一声被点燃。我觉得他象我失却的人生的一部分。很快他如所有人一样仓惶离开。我成了抽了丝的蚕,仿佛我所需要的一切遮掩都 被席卷一空。我那么孤独,被滚滚人潮推向无边无际的虚空。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我内心的情感仍然为你而蜇伏着沉睡着。后来在冬季的某 个夜晚,外面是热闹的焰火闪耀,黑夜中噼呖啪啦哨声响亮,我突然一筹莫展地想到,原来他也是你。你借他的身体与我紧紧抱在一起。他的体温他的喘息他的温 柔,无非是你来补偿我。补偿会有个期限,他的终结合情合理。于是我终于解脱。我乖了。





        现 在是午夜零时,窗外雷声震震。我听着陈升的歌,风筝。原谅我的泣不成声。我就是歌里那个容易迷失堕落在风中的孩子。也许八十岁也是如此。而你永远十六岁。 我们手牵手,走过松树林,走在松软的沙滩上。我们并排坐下,远处波涛起伏,月光破碎。风不时吹过,将海划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沙滩上的细沙一粒粒从我指尖 滑过,它们无色无味不留痕迹,犹如这经年的时光。我已经老去,满头白发,牙齿松落,行动不便,唯为你在心中保留一方圣洁。你永远十六岁,目光穿越那些人和 事对我微笑,牙齿雪白整齐。我绝望地爱你。

-------------其安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这是一首小情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