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仅次于狼. 忘情书(一)



        回忆中的天都很蓝,大块的云朵棉花般漂浮在寂静的天空。我似乎一直是个拒绝长大的孩子,阳光照射我的眼睛,我的肩头承担一些班驳的树影,灰暗中透出青翠,蔷薇花开在墙边。那些花儿,多年来,不败。



        想 起婧。我过去的,永不能在心中抹去的爱人。她走的那天,我手里夹着烟,背对她。我听见门咔嗒一声响,细微声响在寂静的空间振动,带出些许忧伤。许久,门与 锁扣上的声音才传来,我面前的电脑也颤抖了一下。她那时一定在那里站定,看我手中的烟一缕一缕轻燃,欲语又止。时间在哭泣,如果我的沉默不能与她的温柔安 然过渡,即使我跪在她面前祈求她留下,也不会改变她的决绝。我知道。烟一直烧到手,化作灰。手上留下一道红印。



        自婧走后,我开始在每个傍晚看天走路。比如今天。公司的交通车到人南,我叫停,然后下车,我想走回去。我走盲道,褪色的黄色的盲道,象这个城市的血管,踩在上面,凹凸的感觉有点象人内心的隐忍。从南到东。一环路。





        第一次见到婧,她十八岁。她睁着黑白分明的无辜的眼睛,似有清香的茉莉花瓣飘落在她发端,蓝白相间的布裙,裙摆轻拍在她的腿上。一双白色的麻编的凉鞋前露出可爱的红色脚趾。婧害羞的怯怯的惴惴不安的神情,纯洁,天然。水晶般。象天使。

        我忽然爱上了。没有原因。我闭上眼,感觉眩晕。阳光一寸一寸猛击我的眼睑,黑暗中潮水涌来。我想要。

        我想要她属于我。她的明亮,会照亮我颠沛流离的道路。不再孤独。

        我告诉婧,我常常会觉得寂寞,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婧浅浅地笑,她似乎知道我为她动心,就在初见的那一分钟。

        我没有想做毁掉天使的浑蛋强盗,我只想在一声咒语之后赢得她。芝麻开门。

        她褪去一切保护,爱象烟花般一飞冲天。



        然而,我叫仅次于狼。

        象我这样的男子,不懂什么叫做永远,正在岁月的赛场上为了痛快淋漓地出次汗而狂奔,怎么舍得停靠在一个小小的花园里。我期待大风大浪的攻击,胜过享受海边沙滩上细小砂粒的细腻。

        她的单纯没能拴住我狂放的心。我爱婧,但更爱自由和外面的世界。我还没能准备好,为了谁好好工作,结婚,处理生活中琐碎的角角落落。

        无数次哭泣与争吵后,她决定离去。

        我没有回头,也没有想要挽留。四年的爱。破碎消散。





        好多单纯要在多年以后,才发现无法再拾起。之后,我遇见形形色色的女孩,再没有一个,让我感觉眩晕。我不遗余力地想她,为时已晚。

        看大话西游……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珍惜,如果上天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她说,我爱你。如果非要加上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在众人的笑声中,我黯然泪下。



        青春迟早会走远,我依旧一无所有。

        我只有挥霍我的生命,将某些堕落幻化成虚假的快乐。清晨醒来,酒意尚未退尽,发现独自睡在自己的床上,就觉得是种幸福了。酒醉给人勇气,有时发现怀中有个陌生的温软的身体,她嘟嘴撒娇说,你昨晚说过爱我。我说过吗?

        除了婧,我不曾爱过别的女人。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我无可选择。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仅次于狼. 忘情书(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