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仅次于狼. 忘情书(二)




        这个网名始于哪天我忘了,只记得那是一个冬日的下午,我在一个遥远的北方城市漫无目的地四处走。耳边吹着凛冽的寒风,风刮过我的皮肤,有种被割伤的刺痛感。我忽然感觉脆弱,所以裹紧身上的冬衣,心想,我要好好待自己。

        那 时我在那个离家一千多公里的城市念大学。那天好象我逃课了。没有原因,大概只是想随便走走。我选择的专业,学校,都不是我所喜欢的,我毫无兴趣。那纯粹是 母亲的意愿,我不愿看到她生气。这个城市倒还是可以,临海,常常可以感觉天空中的云朵唾手可得,它们在我头上三尺与我影随,闭上眼细细一嗅,可以吸到海风 的潮湿气味。

        依稀记得那时,大街小巷都在吼一首关于狼的歌。



        我在街中游荡,透过那些玻璃窗,看那些衣着时髦脚步匆忙的人。我觉得我的沉默很自然而然。

        棒棒给我打电话,说是买了一台电脑,我瞬间兴奋,飞奔而去。



        在 宿舍,我们一群男的,带着虔诚的心情对着那台冷冰冰的电脑。仿佛幼儿园的小朋友排排坐,等着发果果。棒棒一一帮我们申请QQ,到我了,他问,你取个什么名 字?我一时不知道该叫什么。偏偏此时肚子咕咕叫起来,我这才想起一天没有吃饭,饥饿使我变得有点莫名其妙,我咬紧牙,恨恨地说,老子叫仅次于狼。



        我 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城市,眉山。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可能陌生,但是有一个人,地球人都知道,他叫苏轼。老苏很荣幸地跟我是同乡,存在于时光割出的不同时 空。听我奶奶说,她的奶奶告诉她,她的奶奶的奶奶……我家的祖先,好象和老苏是邻居。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我偶尔想起,没准老苏小时候被我家的狗咬过,我 就想笑。

        我并不常笑。他们老说我装酷,可我本来就不爱笑。在镜子中对自己笑,有两个酒窝,我觉得我笑起来还是满好看的。眼睛小了点,所以我戴墨色的眼镜,既然他们说我装酷,我就装到底。冷酷到底。有首歌这样唱。



        那时的日子,是安静寂寞的,现在回想起来,就象打了封条的故事。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就是青春的回忆,我相信。关于那些成长的冷酷与疼痛,快乐与梦想,我一直不曾忘过。只是,我也不愿意轻易提起,让人觉得我是个容易在岁月中惶然的人。

        遗忘要比怀念更难,我自说自话地存在于某段抽刀断水的回忆中。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仅次于狼. 忘情书(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