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仅次于狼. 忘情书(三)



        定时炸弹,迟早会爆炸。说不定会被炸得血肉模糊,体无完肤。心神俱裂。



        所以,当身边那些同学手牵手从我身边走过,我昂着头冷笑。棒棒说这是酸葡萄效应,但我以为,未到采摘的时候,葡萄肯定是酸的,即使明早熟的甜葡萄,也是异种。

        我跟棒棒说,我的理想远大,目标明确,那些小女生,不适合我,我要香车美女。



        同 宿舍的哥们儿和那些个小女生花前月下的时候,我就常常去学校边的录相厅看电影。守录相厅的老头只有一只眼睛,冷冷地,每当他盯着我看,我都会心里发毛。但 我总还是装得若无其事,双手插在裤袋里踱到座位上。他一定觉得我是个无所事事的人,所以才会经常跑到这来看那些无聊的故事,一遍又一遍,一个人。

        我 喜欢坐最后一排,可以看到整个的大厅。旁边垂着已经辩不清原来颜色的深色的布幔,拔开可以看到墙上写着些乱七八糟的话。烟味,刺鼻,音响中传来激烈的枪 声,男女主角激情相吻,搞笑的场影一串又一串,都仿佛与我无关。我喜欢这里的热闹,因为在这个城市中,我找不到一个幸福的去处。



        有一天,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件军大衣。是独眼的老头的。他叫醒了我。他仅存的一只眼中竟然有一丝温暖:孩子,散场了,该回去了。出门在外,要爱惜自己。我说了声谢谢,匆匆走出去。

        清晨的空气很冷,我的脸湿湿的,好象是哭了。

        那天是我的生日。

        我一直就是个爱哭的,孤独的长不大的孩子。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仅次于狼. 忘情书(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