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仅次于狼. 忘情书(四)



        毕业后,我回到四川。

        遇到婧,又失去。活着。爱喝酒。爱穿颜色鲜艳的T恤,或是紧身的衬衣。夜里有时出去跳舞,有时在网上挂着,搜索,聊天,不睡。

        有段时间长胖了,脸圆圆的。觉得不好看,又减了下来。

        生 活如流水般自然,我渐渐明白,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老天早就安排好了。只要你淡然相对,你就是赢家。人的一生,终究会是在一场场的离别中度过,削风杀 雨地。只是偶尔,我觉得自己还善良的。更多时候,我想我是城市中的风,不愿受约束,不给人带麻烦,刮过就刮过了,不留下,也不带走。



        那个叫其的女子坐在我对面,她的脸微红。这与她平常在聊天群里的表现完全不同,她总是精力充沛的,开心地和热情地。可是这时,她一直回避我的眼光,这让我有些得意。

        说 句实话,她并不美。靠近她,我看到她的脸上和手臂上皮肤并不细腻,有阳光和风沙侵袭的痕迹。但她安之若素。除了不看我,她一直是淡然的,似乎一切都与她无 关。她的笑容明媚,但是毫无热情。眼里一直有着让人搞不清楚的骄傲。所以我断定,一般人,很难走进她的内心。

        之 所以约她,是因为我想看看,这个在网上呼朋引伴,嬉笑怒骂,锦衣夜行的女子,到底是何许人也。许多人在这个群里聊天,然后很轻易地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唱 歌,高谈阔论,然后不了了之,各行其是。我相信,在最热闹的表象之外,不一定都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个叫楠的女子,她一定是比我更先明白这样的道理,所以她 不投入,也不排斥,不主动,也不拒绝。她只是常常放声大笑,然后一个人沉默。喧嚣和华丽这外,内心寂寞。

        她喝酒,然后温柔地看着面前的食物,仿若情人。



        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

        前面两次,身边都有着闹哄哄的人群,她毫不吝啬地与每个人说笑。借着酒意,我们手牵手。那样的夜,仿佛一场无疾而终的烟花。散去时,空空的夜色中,连点点星火都没有。

        在人群中,她粗野混乱,颓靡鲜明。人群外,清净如菊。充满矛盾。

        我 试着想打开她的内心,跟她讲我很多的故事。她只静静地听,偶尔点头,偶尔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她让我想起潜水艇。她希望自己在任何有水流的地方停留,控制 自己情绪的方向,哪怕外界的海水再汹涌澎湃,她内心平静。让我想起一些电影,蓝色天空,轻柔海水,海鸥飞过,潜水艇中海员用餐,打牌,睡觉。风暴来袭,若 潜水艇出现故障,海水涌入,一切便完了。

        她不愿说她的事,小心地维护那阵平静,她怕沉入海底。



        我 想,她一定是一个内心强大坚韧的女子,因为她平里的所有的絮絮叨叨,从不提及真实的私人感情。仿佛那些事情,已经潜入到时间的暗流之下,没有表达的欲望, 也没有表达的必要。从不流泪。微笑的表象下是骨子里绝不妥协的桀骜。内心里的晦暗和依赖,或许是经历过许多的失望,所以再不想要坦露。不象一些小女孩,生 怕别人不了解自己的那些少女记忆,欢喜地流泪。

        这一刻,我看着夜色中的她,就象看着自己的某一段。我没有能力去获知和探索她,只能远远地望着,再如烟花。

        我打的送她回家,她下车,挥挥手说,再见,然后走远。不曾回头。

        不知道她是不是会想起我,我问不出口。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仅次于狼. 忘情书(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