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仅次于狼. 忘情书(五)



        记得当年刚回到这个城市,我住在一个贫民区般的地方,每天回家要经过一个很大的菜市场,四处弥漫着发臭的菜叶和死鱼的腥味。小街上满地都是一些菜皮,摔碎的豆腐,一些瓜果的籽。守门的婆婆胖得吓人,走路一身肉都在抖动。没有人有兴趣和我说话。

        我自说自话地活着,在这个地方,以卑微的形式。

        某个秋天,阴雨绵绵,寂静得让人发疯。我想要倾诉,每天在小屋后面的山堆上撮土为香,三叩九拜向神祈求,大慈大悲的神啊,赐我一个月牙儿般纯洁无瑕的女孩吧。

        她款款而来,带着清香。侧脸对我一笑,我为她颠颠倒倒了。



        那天,看见花的时候,我也有如此这般梦境的感觉。

        花出现在傍晚咖啡店里的时候,窗外还有着灿烂的难测深浅阳光。夏日的傍晚,阳光似乎过份眷恋这个尘世。店里因为人多而显得不够安静。当她出现在门口,店员热情地把门打开,她犹豫地迈进门,神情有些羞涩。仿佛突然自哪个神秘的地方回到世间,有几分惶恐。


        花缓缓走过来,我有足够的时候仔细看她。她头发微卷,穿褐色吊带衫,白色短裙,走路的时候,腰肢软柔,脚步轻柔,如一只小猫。

        她让我觉得亲切,想要抱一抱。



        后 来看见她许多次。她偶尔会穿着蕾丝短裙,带着天使般的笑容。也偶尔光脚穿着凉鞋,露出粉红色的脚趾。不戴任何首饰。也从不束发。总让一头卷发披散在脸上, 有种与生俱来的性感。我总是隔着人群望着她,她似乎也不以为意。她知道她吸引我,也知道怎么样将这种吸引继续。不靠近,是最好的保持情感的方法。



        周末的夜,在灼热中,这个城市形成堕落的海洋。她偶尔喝酒,偶尔撒娇,偶尔闲聊,偶尔看着我笑。一脸的妩媚。我总和别的人在一起,总有别的女人在我怀抱。可是我总看着她。

        我很想牵花的手,告诉她,在这个地区沦为伤口这前,让她跟我逃离。可是我不能开口,因为我知道她会拒绝,她有千万个拒绝我的理由。其中之一是,她不爱我,她爱着另一个男人。

        有一天,她为他哭泣,用手将脸盖住。我看到眼睛从她指尖缓缓流下,她的手,洁白而娇嫩。我不能动弹。仿佛被什么击中。

        我仿佛遗忘了很多事,童年时安静的黄昏与田野,远处苍凉的海风与孤独,一个人时想念的婧和她单纯的眼睛。要知道,遇见一个让你忘记一切的人,有多难。我听见风,刷刷地自玻璃窗上流过,桌上的酒瓶咣当咣当响起音乐。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仅次于狼. 忘情书(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