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打酱油

夕阳,在脚底下。

  好像整个天地都浸在夕阳的光芒里。

  他走得很快。

  心里揣着的某种目的人,走的岂非都很快。

  路的尽头是什么呢,他没有想,他也不想去想。

  这样的人,往往活得更开心一些。

  他忽然停住了。

  他要找的地方,岂非就是这里。

  杂货店里没有一个顾客,静,静得有些可怕。

  他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他一向很沉得住气。

  忽然背后有一个声音响起来:“你来了。”

  他转过身来,身后的人正看着他,这人看上去还很年轻,穿着洁净的衣服,只是眼角已微微有了皱纹。

  那人淡淡道:“你要打酱油么?”

  “是。”这岂非就是最好的回答。

  那人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道“你要打多少钱一斤的?”

  “五毛钱的。”

  这话在心里已经徘徊很多遍了 。

  那人的脸色已变了,道:“你知道我这里是不卖五毛钱一斤的酱油的么。”

  “我只买五毛钱的酱油。”

  “决无更改?”

  “决无更改。”

  卖酱油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他非常年轻,但是他的眼睛,任何人看了都不会忘记,那是夜一样的深沉,海水一般的宁静。

  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决非常人,但是五毛钱一斤的酱油,他是决不会卖的。

  他忽然很想呕吐。

  周围还是那么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夕阳已渐渐要落下去了,他看了看远处的夕阳,觉得说不出的恐惧。

  他苦笑道:“你一定要买五毛钱的么?”

  “一定。”

  “若我不卖给你呢?”

  那少年淡淡道:“你若不卖是可以的。

  但你想让我告诉江湖上的人,说你今天只卖出去三斤酱油么?”

  他的店一天只买出去三斤酱油,传到江湖上,他的名声,就可想而知了。

  名声,对于一个杂货店的重要性,决不亚于老板的生命。

  这道理连傻子都明白。

  他并不是傻子。

  他想了想,咬牙道:“好,我就卖你五毛钱一斤,只是你莫要再对外人提起。”

  他接过了少年手中的酱油瓶,瓶身是冷的,他的心岂非要更冷一些。

  少年看着他仔细地打酱油,他的手保养的很好,年轻,干燥。 少年接过了他手里的酱油瓶,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这一仗,他岂非是胜了,胜得彻彻底底。

  卖酱油的人忽然从背后叫住了他:“你以为你真的胜过我了么?”

  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震,脚步已慢了。

  “我岂非已经以这么低的价钱打到了酱油了么。”

  “不错。”

  “那我岂非已胜过了你。”

  “可惜你算漏了一点。”

  少年忽然转过身来,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已经意识到了某些事的发生,但现在岂非已经晚了。

  “我的酱油本是卖四毛钱一斤的。”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打酱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