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
还是收到很多朋友的短信来祝福。虽说短信问讯是一种最方便的方法,不过还是很感谢,毕竟给你发祝福短信的前提也必须是人家还记得你。只是好歹中秋不比春节,短信的花样也就少了一些,雷同的居多;也跟春节不一样,中秋大概是比较有诗意的,所以颇有几个很古体的短信。

收到最多的一种是:"明月本无价,高山皆有情。送上一颗甜甜的月饼,连同一颗祝福的心。祝愿佳节多好运,月圆人圆事事圆!";而最有拽(三声)文的劲儿的,是"贺,中秋。风飒爽,碧水东流。从来盼安好,却是欲说还休。举杯遥祝多珍重,天上人间潇洒同游。"着实这每句话从1个字渐涨到8个字、还要贴切连贯,是很需要一点文化底蕴的。

就在手机这叮铃铃地时不常就响一下的声音中,和朋友去打了一场网球。输球没什么意外,朋友本来打得就比我好、年纪也比我轻不少、身材也比我高、长得也比我帅;倒是自己打得那么地糟,有些出了自己的意料。第一盘似乎才进行了一半,就隐约觉得腿有点软;到得第二盘打毕,右肘已经煞是疼痛:莫非我已经得了传说中的网球肘?

中途休息时朋友便帮着分析原因。的确网球技术的进阶有一些标志可衡量,譬如最初的东方式握拍、到随后的半西方式握拍再到现在的西方式握拍,譬如最初的平击球到随后无师自通的切削球再到现在习惯的上旋球,譬如最初手工穿弦55磅到现在的电脑穿弦58磅。然而终归奔跑的速度却是在下降的,而且好像奔跑的欲望也都已经下降了——怎么现在就能容忍那些"估计"捞不到的球直接飞过去、索性连装模作样地够一下都懒得了呢?

然而晚饭还没找到辙;又想着,中秋节大概不是去骚扰什么别人的时候。唉,一到该吃饭了就发愁;况乎今天过节:理论上只要是过节、就要格外地好好吃一顿的。

再何况,还没有月饼。

没有月饼怎么过中秋节呢?中秋节已经变成月饼节了;哦不,"中秋节"其实已经是历史了,现在的八月十五,正经说、过的是月饼节才对。这段日子自己没出息,终究没能到一个什么岗岗的公司当个岗岗的什么,所以一发连月饼都没了吃?唉,去年中秋还收到N个岗岗的月饼礼盒的啊,——惆怅啊,——索性超市一趟、连买菜带买月饼,搞定这个过节的流程罢。

然而这个世道、荒唐事儿真是不少;超市里排骨是有的、蔬菜是有的,却没有了月饼!真的!八月十五晚上的"×客隆"超市里居然没有月饼卖?!十分郁闷地质问了售货员;售货员颇有些哭笑不得地告诉我,原来月饼差不多卖到中午、就有月饼厂家的人到超市来把尚未售出的月饼统统收回去了也。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超市门口处却有个柜台卖散装的某名牌月饼,6元一个,看上去真是价格便宜量又足的样子。买了两块,放入袋中;回家炖排骨去也。

晚上八点,扛上相机镜头三脚架,信誓旦旦地准备拍一把中秋圆月映照下的国庆观前街的灯火辉煌。自然是爆堵车、自然是只能把车停得很远,但"山人自有妙计":不走长安街,把车停到劳动人民文化宫的东门,从那儿进去、穿过文化宫的园子出南门,就是广场了。

然而刚刚走进文化宫的东门,却下起了大雨!说不得,拽了格格刚刚来得及跑到园子里一个厕所旁边的一个门檐下躲雨。哗啦、哗啦,雨却不象是很快能停的样子;只好抽烟郁闷,心里想着"泡汤"这个词到底是什么人发明得这么精确?忽然就有个女子撑了伞袅袅婷婷地过来、袅袅婷婷地进了女厕,咳嗽一声之后就看见女厕的声控灯亮了;随即大约每三分钟、那灯便灭一次,就又一声咳嗽、灯再亮起,如此反复再三;——咦,雨渐小了、终于停了呢!

观前街,恢弘伟阔!观前街,人潮汹涌!观前街,呜嚷呜嚷的,……从哪年开始流行拍照片的时候就一定要伸出两个手指大喊一声"夜!"的呢?

准备洗洗睡了。却忽然想起晚饭时没吃完的月饼;不死心、又捡了起来啃了一口:还是那么冷而且硬的。最近这么多年、吃过的月饼都是既香且甜兼软而糯,今年却吃了两回如此硬朗坚强死板无趣的月饼;上一次是大半个月前在青海,一个无名小摊上卖的不知道谁家的手工。

唉。真是破坏我对月饼的无比美好的印象;只好安慰自己,谁让我连一个中秋月饼礼盒之类的都混不上、只能去吃这价格便宜量又足呢;——天杀的月饼厂家们,好好的月饼怎么就收回去不卖了呢?!

我是多么喜欢吃月饼的啊。年年盼中秋了几乎。然而今年的中秋、这好月饼却没吃成。若是遂了我的心愿,我是肯每天吃月饼的;如果生活于我有某个理想模式,那我的早餐一定是一个好月饼再加上一杯世界名牌的"雀巢"牌2+1速溶咖啡(用两袋冲一杯的那种)。

我的兄弟姐妹们,谁家里还有多的月饼吗?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