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share foun

他们,我们

先通过传媒制造各种外敌入侵的现象,引起民众恐慌,然后他大声宣布民众只需要沉默地服从他们就行。一无所知的民众服从了。
当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们便把一切都归罪于所谓的外敌。我们信了。
但这个方法有时候行不通,于是又编造出天灾的谎言。我们又信了。
当天灾也不能解释这些现象的时候,他们就找出几个替罪羊,杀之而堵众口。我们沉默不敢言语。

这时,他们还要树立起英雄,还要鼓吹恩德。

奇迹不是由天朝创造,而是由天朝制造,埋的 In China.

他们试图控制我们的思想,控制我们的嘴巴,控制我们的脚,控制我们的生殖器。我们敢怒不敢言。
他们用枪炮对准我们。我们屈服了。
当枪炮都快要失去作用的时候,他们把我们的家人绑在我们面前,拿刀架在我们家人的脖子上。我们又一次屈服了。
我们还能怎么样?
力量来自团结,团结来自信仰,而信仰早已经烟消云散。
可悲的不仅仅在于他们,长时间的压制竟然使我们学会了自我管制。
我们小心翼翼的说每一句话,我们胆战心惊的举手投足。我们会自觉地修正那些不应该出现的字眼,我们会自觉地把那些不服从者当成是邪恶,我们会自觉地认为他们是在保护我们。

我们竟然在自觉地维护统治者。
是我们真的这么认为,还是他们希望我们这么认为?

当罪恶被吹唱成赞歌,当生命被计算成数字,我们甚至连沉默都没能来得及。

天朝这辆列车,你我都是乘客,而通往地狱的轨道由我们沉默铺就。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炫色数码_蒋雪锋的Chinternet,向每一个敏感词开炮。 .《他们,我们 》